秒速计划APP

黨群工作
黨群工作 > 黨建工作
鄧小平南方談話與中國的發展
來源: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作者:中共中央文獻研究   發布時間:2021-07-01   閱讀:

巡視南粵路線的安排1992年元旦,當時擔任中共廣東省委副秘書長的陳開枝到南海檢查工作,忽然接到省委書記謝非同志打來電話,講了一句只有他聽得懂的話:“我們盼望已久的老人家要來了,請你趕快回來研究一下總體安排和接待警衛工作。”陳開枝一聽,明白小平同志要來了,高興得不得了。1984年,小平同志第一次南巡,陳開枝曾榮幸地見過他,如今事隔8年又能再見到他老人家,聆聽他的教誨,喜悅之情真是言辭難以表達。

當陳開枝趕回廣州,拿起中央辦公廳給廣東省委的電報一看,只有短短的兩行字:小平同志要到南方休息,請做好安全接待工作。憑著直覺和經曆,陳開枝暗想,老人家到廣東不只是來休息的,也不完全是爲了看看南方改革開放的成就,他預感到又一次曆史性的事件即將在我們身邊發生,于是,他馬上找幾個人來研究巡視方案。1月3日,一個由小平同志辦公室3人組成的先遣組抵達廣州。見了面,他們還是說:“小平同志是來休息的。”因此,他們提出,既要讓老人家看看廣東改革開放的新成就,又要考慮小平同志已是87歲高齡的老人,不要過于勞累。他們提出的巡視方案是深圳—珠海—深圳—上海。讓老人家在深圳、珠海兩個特區分別巡視就可以了。陳開枝向他們建議,在確保安全和考慮老人家健康的情況下,一定要讓老人家多看看,讓他坐下來多談談。不能視察完珠海,就坐船回深圳,一定要看看珠江三角洲,因爲珠江三角洲變化很大。他們問:“那些路怎麽能走?”陳開枝說:你們也有8年沒來了,最好也陪同去看一看。現在的公路都是水泥路,過江橋也修通了,很好走。看完珠海,途經珠江三角洲,到中山、順德等地看一看,然後回到廣州火車站。我們省的領導班子,還有廣州軍區的領導班子都在那裏等著,他們希望跟老人家見一見面,合照張像,然後再登程去上海,好不好?最後,將陳開枝提出的巡視路線方案,即深圳—珠海—珠江三角洲—廣州—上海,和其他方案一起上報。結果,小平同志辦公室主任王瑞林同志等人確定采用這個路線方案。這樣,先遣組和我們共花了7天時間,沿著預定路線進行實地安排和檢查。

形式主義也是官僚主義

小平同志是1月17日(农历腊月十三)乘坐专列从北京南下,沿途不停,18日抵达武昌。因火车要加水,所以停了20分钟。按照惯例,没有通知,湖北省的党政领导人不好出来接待、见面。小平同志身边一位工作人员对老人家说,湖北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想见您一面。小平同志说:好啊,那就见吧!老人家在站台上接见湖北省委书记关广富、省长郭树言,第一句就问:生产搞得怎么样?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你们抓得怎么样?关广富、郭树言同志汇报后,小平同志说:就是要抓住以建设为中心嘛!接着他言简意赅地说: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形式主义多。电视一打开,尽是会议。会议多,文章太长,讲话也太长,而且内容重复,新的语言并不很多。重复的话要讲,但要精简(后来在深圳他谈到,四届人大政府工作报告很重要,但考虑周总理的健康状况,写得很短,却很说明问题)。形式主義也是官僚主義。要腾出时间来多办实事,多做少说……我建议抓一下这个问题。

小平同志剛到深圳,很快,湖北方面就把談話記錄整理好傳過廣東來了,廣東把記錄交給“鄧辦”的同志,他們把記錄先發回北京。中央領導人行動非常迅速,小平同志南巡沒有結束,中央很快就下發了關于改進工作作風,克服形式主義,減少領導同志過多事務性活動的文件。

特區姓“社”不姓“資”

1月19日上午9時整,專列駛進深圳火車站。小平同志受到廣東省委書記謝非,深圳市市委書記李灏、深圳市長鄭良玉等省市負責人的熱烈歡迎。老人家下榻深圳迎賓館桂園的普通客房裏。爲了讓小平同志在南巡期間不勞累,我們對老人家在粵的日程基本上是按半天參觀視察,半天休息的原則作安排。

按原定計劃,小平同志千裏迢迢來到廣東,旅途勞累,他抵達深圳第一天上午是安排休息的。因此,省市負責人見過面後,爲了不影響老人家休息都走了,只剩下陳開枝搞秘書長工作的不能離開。想不到小平同志進房子不一會就出來對他說:“到了深圳,坐不住啊!你快點叫車,讓我出去看看吧!”這看出小平同志十分迫切的心情。陳開枝說,其他人都走了,只剩下辦公室的人了。于是,陳開枝勸說並陪他在院子裏散步,謝非同志也陪著散步。

1月19日下午安排小平同志参观皇岗口岸。该口岸由广东省、深圳市与港商三方合资的广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投资兴建。它全部开通后,大大减轻了罗湖桥、文锦渡、沙头角等口岸的压力。小平同志在深圳河大桥桥头的边境上久久地凝视对面的香港土地,他的神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也许是在考虑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实行“一国两制”这样的大事吧!视察完皇岗口岸,随后乘车在深圳市转了一圈,参观市容。小平同志沿途看见一片繁华景象,宽阔的马路纵横交错,花木夹道,绿树成荫,高楼大厦巍然耸立,鳞次栉比。老人家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一路上与省市领导人交谈。他说:“8年过去了,这次发现深圳特区和其他一些地方发展得这么快。这是我没有想到的,看过以后信心增加了。”当谈到创办经济特区问题时,小平同志说:“对办特区,从一开始就有不同意见,担心是不是搞资本主义。深圳的建设成就,明确回答了那些有这样那样担心的人,特區姓“社”不姓“資”。从深圳的情况看,公有制是主体,外商投资只占1/4,就是外资部分,我们还可以从税收、劳务等方面得到益处嘛!多搞点“三资”企业,不要怕。”他接着尖锐地批评道:“有的人认为,多一分外资,就多一分资本主义,“三资”企业多了,就是发展了资本主义。这些人连基本常识都没有。”回到宾馆,下车时,他说了一句令人意料不到的话:“那些人尽讲屁话!我当然晓得他是在批评那些对经济特区进行各种非议的人。”

改革開放膽子要大一些1月20日上午,小平同志在省市領導人的陪同下,乘電梯登上了50層高的深圳國際貿易中心大廈旋轉餐廳。老人家面窗而坐。深圳市委書記李灏先介紹眼前市容,接著打開一張市總體規劃圖,向小平同志簡要彙報了深圳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的情況。老人家聽罷彙報,充分肯定了深圳在改革開放中發生的巨大變化和經濟建設的巨大成就。小平同志高興地說:深圳的重要經驗就是敢闖,沒有一點闖的精神,沒有一點“冒”的精神,沒有一股氣呀、勁呀,就走不出一條好路,走不出一條新路,就幹不出新的事業,不冒一點風險,辦什麽事情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萬無一失,誰敢說這樣的話?一開始就自以爲是,認爲百分之百正確,沒那麽回事,我就從來沒那麽認爲。小平同志又說:改革開放膽子要大一些,敢于試驗,不能像小腳女人一樣,看准了的,就大膽地試,大膽地闖。小平同志接著說:改革開放邁不開步子,不敢闖,說來說去就是怕資本主義的東西多了,走了資本主義道路。要害是姓“資”還是姓“社”的問題。判斷的標准,應該主要看是否有利于發展社會主義的生産力,是否有利于增強社會主義國家的綜合國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小平同志激動地舉起微微顫抖的手說:要堅持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關鍵是堅持“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不堅持社會主義,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動搖不得。只有堅持這條路線,人民才會相信你,擁護你。誰要改變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老百姓不答應,誰就會被打倒。後來在巡視過程中,小平同志多次很激動很生氣地說:誰反對黨的基本路線,就把他打倒!誰反對黨的基本路線誰就沒有好下場。我們可以深深地體會到,如果小平同志沒有一種憂慮感,他爲什麽舉起他難得舉起的手,用手勢來加強他的語氣呢?小平同志又說,要堅持兩手抓,一手抓改革開放,一手抓打擊各種犯罪活動。這兩只手都要硬。打擊各種犯罪活動,掃除各種醜惡現象,手軟不得,他還談到中國要保持穩定,幹部和黨員要把廉政建設作爲大事來抓,要注意培養接班人等重大問題。小平同志在深圳先科激光電視有限公司,聽取了葉挺將軍的兒子、先科公司董事長葉華明的彙報,並視察了激光視盤制作車間。小平同志誇贊深圳特區發展激光技術有遠見,並說發展高科技主要靠年輕人。

走社會主義道路,就是要逐步實現共同富裕1月21日,小平同志遊覽了深圳華僑城的民俗文化村和錦繡中華微縮景區。上午9時許,老人家來到民俗文化村,受到身穿鮮豔民族服裝的各民族青年演員載歌載舞地熱烈歡迎。老人家在夾道歡迎的人群中走著,不時停下腳步,微笑著向大家鼓掌致意。他坐上遊覽車,緩緩地遊覽了各民族村寨。到達新疆村時,還觀看了維吾爾族青年表演的歡快的新疆舞,稱贊他們表演得好。遊覽罷民俗文化村,小平同志來到錦繡中華微縮景區。滿園的國內外遊客看見小平同志到來,從四面八方向老人家鼓掌致意。老人家則笑容滿面地向大家揮手致意。老人家坐著遊覽車遊覽了“小人國”的山山水水和著名景區,最後到達布達拉宮。老人家說,祖國大陸就是這個地方沒到過。我老了,身體不允許我去西藏了,讓我們在這裏照個相吧!他高興地分別與家屬、陪同的同志合影留念,像是了結了一樁心願。這次遊覽,我們原計劃只停留一兩個點,但小平同志非常開心,在他的要求下,停了七八個點。陳開枝不止一次發現,老人家對少數民族文化風情情有獨鍾,總在那裏流連忘返。離開錦繡中華微縮景區時,一陣大風吹來,陳開枝見小平同志的外衣敞開著,正想爲他系扣,小平同志邊扣扣子邊幽默地說:“還是自我服務吧。”在遊覽了中國民俗文化村和錦繡中華微縮景區後,小平同志說,走社會主義道路,就是要逐步實現共同富裕。共同富裕的構想是這樣的:一部分地區有條件先發展起來,一部分地區發展慢點,先發展起來的地區帶動後發展的地區,最終達到共同富裕。如果富的愈來愈富,窮的愈來愈窮,兩極分化就會産生,而社會主義制度就應該而且能夠避免兩極分化。解決的辦法之一,就是先富起來的地區多交點利稅,支持貧困地區的發展。當然,太早這樣辦也不利,現在不能削弱發達地區的活力,也不能鼓勵吃“大鍋飯”。1月22日,小平同志一家在仙湖植物園植樹。小平同志與先到這裏的楊尚昆同志見面,接著兩人一同進入植物園展覽廳,觀看了植物園模型,繼而進入室內觀賞植物區,參觀各種珍稀植物。隨後,兩人來到湖邊的大草坪。小平同志要爲深圳特區種下一棵常青樹——高山榕。他讓在場的每個後輩都培土、澆水,連長子鄧樸方也推著輪椅到樹旁培了土。小平同志自己也興致勃勃地親手培土,他剛培了兩鍬土,陳開枝就上前想接過鏟子,誰知小平同志不讓,他老人家接連培了十多鍬土,才肯放下鏟子。仙湖植物園裏的植物千姿百態,小平同志看得興趣盎然。有一種樹叫“發財樹”。鄧榕風趣地對小平同志說:“以後咱們家也種一棵。”小平同志深情地說:“讓全國人民都種,讓全國人民都發財。”

創新社會主義本質論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論22日這一天,小平同志同省市負責人作了重要談話。當談到社會主義的本質時,小平同志明確地指出:“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産力,發展生産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小平同志對社會主義本質的這一論斷,是對馬克思主義的重大發展,它反映了人民的利益和時代的要求,廓清了不合乎時代進步和社會規律的模糊觀念,擺脫了長期以來拘泥于具體模式而忽視社會主義本質的錯誤傾向,深化了對科學社會主義的認識。它對于我們在堅持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的基礎上推進改革,指導改革沿著社會主義本質要求的方向發展,對于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具有重大的政治意義、理論意義和實踐意義。小平同志在談話中還著力論述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問題。他說:“計劃多一點還是市場多一點,不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本質區別。計劃經濟不等于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也有計劃;市場經濟不等于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有市場。計劃和市場都是經濟手段。”小平同志對社會主義可不可以搞市場經濟這個長期爭論不休的問題,作了十分清楚、透徹、精辟的總回答,從根本上解除了把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看做是社會基本制度範疇的束縛。他提出要把社會主義和市場經濟結合起來,突破了傳統的觀念和多年來實行的經濟模式。爲全面的經濟體制改革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黨的十四大把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寫進了黨的綱領,明確確定以市場經濟爲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小平同志于1月23日上午離開深圳。臨行前,乘車巡視了蛇口工業區,並叮囑深圳市負責人:“你們要搞得快一點!”

廣東力爭用20年時間趕上亞洲“四小龍”

1月23日上午9時40分,小平同志乘坐輪船離開蛇口港,橫越伶仃洋,向珠海駛去。陪同的有其家屬卓琳、鄧琳、鄧樸方、鄧楠、鄧榕以及王瑞林等在他身邊工作的同志,廣東陪同的有省委書記謝非,專程前來迎接的珠海市委書記、市長梁廣大,省公安廳廳長陳紹基和陳開枝等,就這麽幾個人。整個航程約1小時10分鍾,小平同志大概作了40分鍾的談話。

首先,省委書記謝非在小平同志面前攤開一張廣東省地圖,向他彙報廣東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的情況。小平同志戴上老花鏡,一邊看地圖,一邊聽彙報。

謝非書記說,廣東按經濟發展水平可以劃分爲“三個世界”。“第一世界”是經濟發展較快的珠江三角洲;“第二世界”是發展中等的粵東、粵西平原地區;“第三世界”是大片山區。廣東正在努力縮小貧富地區的差距,力爭在下世紀趕上中等發達國家和地區的發展水平。聽罷彙報,小平同志充分肯定了廣東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就,並提出殷切的希望。他說,廣東在改革開放中起了龍頭的作用,今後還要繼續發揮龍頭的作用。廣東要上幾個台階,爭取用20年時間趕上亞洲“四小龍”。不僅經濟要上去,社會秩序、社會風氣也要搞好,兩個文明都要超過他們,這才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他接著說,抓住機遇,發展自己,關鍵是發展經濟。現在,周邊一些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比我們快,如果我們不發展或發展得太慢,老百姓一比較就有問題了。所以,能發展就不能阻擋,有條件的地方要盡可能搞快一點,只要是講效益,講質量,搞外向型經濟,就沒有什麽可以擔心的。小平同志主張我國經濟發展隔幾年就應上一個台階。他說,對于我們這樣發展中的大國來說,經濟要發展得快一點,不可能總是那麽平平靜靜、穩穩當當。要注意經濟穩定、協調地發展,但穩定和協調也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發展才是硬道理。如果分析不當,造成誤解,就會變得謹小慎微,不敢解放思想,不敢放開手腳,結果是喪失時機,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小平同志強調,一些國家在發展過程中,都曾經有過高速發展時期,或若幹調整發展階段。日本、韓國、東南亞一些國家和地區,就是如此。現在,我們國內條件具備,國際環境有利,再加上發揮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在今後的現代化建設過程中,出現若幹個發展速度比較快、效益比較好的階段,是必要的,也是能夠辦到的。我們就是要有這個雄心壯志。小平同志對謝非等同志說,我們已經窮了多少年,現在就是要加快發展,要搞跳躍式的發展,你們廣東經濟發展能搞多快就多快,不要聽以計劃經濟爲主的那一套。

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小平同志還重點談到中國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的問題。他說:你們不要相信那些假馬列主義,不要被那些假馬列主義嚇唬倒,他們就會拿著大帽子嚇人。我告訴你們,我讀的書並不多,我的入門老師是《共産黨宣言》、《共産主義ABC》,還有《聯共(布)黨史》,我就是運用馬列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去研究中國的問題。毛主席也是這樣。綜觀我們黨70年的曆史,突出的,都是“左”,只有1927年陳獨秀在武漢時犯了幾個月的“右傾”投降主義錯誤。現在,有“右”的東西影響我們,也有“左”的東西。有些理論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嚇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左”帶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東西在我們黨的曆史上可怕呀!一個好的東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右”可以葬送社會主義,“左”也可以葬送社會主義。中國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右”的東西有,動亂就是“右”的!“左”的東西也有。把改革開放說成是引進和發展資本主義,認爲和平演變的主要危險是來自經濟領域,這些就是“左”。我們必須保持清醒的頭腦,這樣就不會犯大錯誤,出現問題也容易糾正和改正。他還說,我們改革開放的成功,不是靠本本,而是靠實踐,靠實事求是。我就是相信毛主席講的實事求是,過去我們打仗靠這個,現在搞建設、搞改革開放也靠這個。我們講了一輩子馬克思主義,其實馬克思主義並不玄奧。我從小平同志的語氣中,感覺到他對“左”的東西深惡痛絕,對那些用大帽子嚇唬人的“理論家”很是反感。

中國要在世界高科技領域占有一席之地1月23日上午11時許,小平同志抵達珠海經濟特區,下榻于石景山莊。他在珠海市度過一個星期的時間,一連考察了幾個高科技企業。

1月24日上午,小平同志乘車來到珠海生物化學制藥廠。該廠廠長遲斌元在握著小平同志的手時說:“我們全廠職工盼望您來啊!您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我們能有今天,是您指引的結果。”小平同志擺擺手說:“過獎了”。在聽取了“凝血酶”的研制生産和工廠發展等情況後,小平同志高興地說:“我們應該有自己的拳頭産品,創出我們自己的名牌,否則就會受人欺負。這就要靠我們的科技工作者出把力,擺脫受人欺負的局面。”

1月25日上午,小平同志來到亞洲仿真控制系統工程公司。總經理遊景玉介紹情況說,公司主要研制仿真控制系統工程設備,使用這種設備可以在計算機上模擬各種工業生産運行控制。可以說是一個集研究、設計、制造、開發和應用于一體的高科技人才集團。小平同志豎起拇指連聲贊好,他接著說:“要提倡科學,靠科學才有希望。近十幾年我國科技進步不小,希望在90年代,進步得更快。每一行都樹立一個明確的戰略目標,一定要打贏。高科技領域,中國也要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小平同志看到坐在計算機旁邊的都是年輕的業務骨幹,他熱情地同一位女青年科技人員握手,意味深長地說:“我要握握年輕人的手,科學的希望在年輕人。”他走出公司大門,回頭一看,還有20多位年輕人整整齊齊站在那裏。于是,陳開枝過去輕輕地對鄧小平同志說:“有一群年輕人想見見您呢!”小平同志一聽立刻說:“好啊!我去和年輕人拉拉手!”只見他又返回去和那群年輕人一個個握手。頓時,歡呼聲雀起,很多姑娘小夥子都高興得熱淚直流。小平同志在參觀亞洲仿真公司時說,我們國家已經窮了幾千年了,如今再也窮不起了,如果不重視科技、不重視教育,就會被動、挨打。當珠海市的領導人在返回的路上彙報准備重獎有功科技人員的打算時,老人家當即表示:“好啊!”後來,珠海市就傳來了轟動全國的重獎有功科技人員的喜訊。接著,小平同志乘坐面包車經過拱北,他指著一座舊建築詢問是什麽,我們告訴他,這是清朝海關遺址。大家說起近代中國蒙受的屈辱,只聽見小平同志神情凝重地說:“貧窮落後是要挨打的啊!”小平同志多次談到貧窮落後就要挨打,深深地體會到他是多麽迫切地希望盡快把經濟搞上去,以免中國再遭受挨打的命運。這正是他爲什麽始終堅持緊緊抓住以經濟建設爲中心的緣故。

1月27日,小平同志在考察內聯企業江海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時提出,要不斷地創造新的東西出來,才有競爭力。他對公司副總經理說,你們做的體現了高度的愛國主義,是對社會主義的貢獻。他還說,不是有人議論姓“社”姓“資”問題嗎?你們就是姓“社”。又對珠海市負責人說:你們這裏就是姓“社”嘛,你們這裏是很好的社會主義。

1月29日下午3時,小平同志告別珠海。汽車在平坦的廣珠公路上奔馳,小平同志望著生機勃勃的珠江三角洲,顯得非常興奮。在參觀完順德容奇珠江冰箱廠後,下午5時40分,汽車抵達廣州火車東站,受到廣東省、廣州軍區負責人的熱烈鼓掌歡迎。小平同志與大家在站台上合影留念,並且同大家一一握手。6時整,小平同志踏上視察上海的旅程。上海要抓住機遇擴大開放

1992年1月30日,鄧小平前往上海視察,在與上海市黨政領導見面時,老人家告誡當時的上海市領導,“這是你們上海最後一次機遇,這個機遇你們不要放過。”

鄧小平南巡重要講話,共6個部分、18個方面近萬字,貫穿其中的一個核心問題,就是要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不動搖,這是講話的靈魂。講話的重點是:不堅持社會主義,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就沒有出路;革命是解放生産力,改革也是解放生産力;改革開放的膽子要大一些,敢于試驗,看准了的,就大膽地試,大膽地闖;要提倡科學,靠科學才有希望;要堅持兩手抓,一手抓改革開放,一手抓打擊各種犯罪活動,這兩手都要硬。

鄧小平南方談話6個部分的主要內容

第一,堅持黨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一百年不動搖。鄧小平說:革命是解放生産力,改革也是解放生産力。推翻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的反動統治,使中國人民的生産力獲得解放,這是革命,所以革命是解放生産力。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確立以後,還要從根本上改變束縛生産力發展的經濟體制,建立起充滿生機和活力的社會主義經濟體制,促進生産力的發展,這是改革,所以改革也是解放生産力。要堅持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關鍵是堅持“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不堅持社會主義,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動搖不得。

第二,加快改革開放的步伐,大膽地試,大膽地闖。鄧小平說,改革開放膽子要大一些,敢于試驗。姓“資”還是姓“社”的問題,判斷的標准,應該主要看是否有利于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産力,是否有利于增強社會主義國家的綜合國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關于計劃與市場的關系問題,鄧小平說,計劃多一點還是市場多一點,不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本質區別。計劃經濟不等于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也有計劃;市場經濟不等于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有市場。計劃和市場都是經濟手段。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産力,發展生産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社會主義要贏得與資本主義相比較的優勢,就必須大膽吸收和借鑒人類社會創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鑒當今世界各國包括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的一切反映現代社會化生産規律的先進經營方式、管理方法。走社會主義道路,就是要逐步實現共同富裕。在談到“左”和右的問題時,鄧小平強調,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第三,抓住有利時機,集中精力把經濟建設搞上去。鄧小平說,抓住時機,發展自己,關鍵是發展經濟。我國的經濟發展,總要力爭隔幾年上一個台階。他強調,發展才是硬道理。現在,我們國內條件具備,國際環境有利,再加上發揮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在今後的現代化建設長期過程中,出現若幹個發展速度比較快、效益比較好的階段,是必要的,也是能夠辦到的。鄧小平強調了科技和教育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他指出,經濟發展得快一點,必須依靠科技和教育。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産力。

第四,堅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鄧小平說,要堅持兩手抓,一手抓改革開放,一手抓打擊各種犯罪活動。這兩只手都要硬。他強調,在整個改革開放過程中都要反對腐敗。對幹部和共産黨員來說,廉政建設要作爲大事來抓。還是要靠法制,搞法律靠得住些。鄧小平還強調,在整個改革開放過程中,必須始終注意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反對資産階級自由化。

第五,正确的政治路线要靠正确的组织路线来保证。邓小平指出,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对这个问题要清醒,要注意培养人,要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标准,选拔德才兼备的人进班子。邓小平强调,要进一步找年轻人进班子。要注意下一代接班人的培养。邓小平还谈到形式主义的问题。他指出,形式主義也是官僚主義。要腾出时间来多办实事,多做少说。在谈到学习马列主义理论问题时,邓小平强调,学马列要精,要管用。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要提倡这个,不要提倡本本。

第六,堅定社會主義信念。鄧小平說,一些國家出現嚴重曲折,社會主義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經受鍛煉,從中吸收教訓,將促使社會主義向著更加健康的方向發展。我們要在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上繼續前進。

■鄧小平南方談話的曆史意義與時代內涵

鄧小平南方談話的重大曆史意義

小平同志南方談話在國內外産生了巨大的影響。他在中國面臨向何處去的重大曆史關頭,高舉改革開放旗幟,堅持解放思想,抓住曆史機遇,大大加快了中國的發展。中共中央連續發出文件,就全黨學習鄧小平南方談話和在經濟建設、思想文化建設和黨的建設等領域貫徹南方談話精神,作出了一系列的決策和部署。形勢真正是:“東方風來滿眼春”。鄧小平南方談話的學習、貫徹成了召開十四大最重要的思想、理論准備和推進改革開放步入新階段、跨上新台階的強大動力。江澤民總書記在黨的十五大報告中,對南方談話作了一個很深刻很准確的曆史評價。他說:“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方談話,是在國際國內政治風波嚴峻考驗的重大曆史關頭,堅持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理論和路線,深刻回答長期束縛人們思想的許多重大認識問題,把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推進到新階段的又一個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宣言書。”

鄧小平南方談話的時代內涵

當我們16年後重溫這段曆史,參照1992年之前之後的社會經濟發展實踐,我們對南方談話的偉大意義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可以說,那一次南方談話,開啓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嶄新篇章,其中的理論精髓,不僅當時而且現在乃至今後,仍有強烈的現實意義和指導意義。

首先,南方談話充滿了抓住機遇、發展自己的急迫感。

小平說:“抓住時機,發展自己,關鍵是發展經濟。現在,周邊一些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比我們快……”他還說:“要抓住機會,現在就是好機會。我就擔心喪失機會。不抓呀,看到的機會就丟掉了,時間一晃就過去了。”

16年前,小平同志有急迫感,16年後,我們仍然應該有這樣的感覺。因爲這16年間,中國不僅加入了世貿組織,連入世的5年過渡期也過去了,中國經濟進一步融入了世界經濟一體化的浪潮中,我們面臨的競爭更加激烈,我們遭遇的問題也更加複雜。時不我待,我們應該珍惜現在的發展良機。

其次,南方談話清晰地解決了姓資姓社的問題,是一次思想大解放,也給民營經濟的發展開拓了更加廣闊的舞台。

小平說,不要糾纏于姓“資”還是姓“社”的問題討論。改革開放的判斷標准主要看是否有利于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産力,是否有利于增強社會主義國家的綜合國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三個有利于”成爲20世紀90年代後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重要價值取向和標准。

鄧小平在姓“資”姓“社”問題上一錘定音,不但解放了思想、加速了中國的對外開放步伐,也加速了對內開放、對民企開放的步伐。從那以後,中國的民營經濟伴隨著國民經濟的發展而發展,到2005年國務院出台支持非公經濟的若幹意見,民營企業的發展展現出了更加廣闊的前景。

第三,南方談話賦予了發展以全新的科學的時代內涵。

小平說:“要注意經濟穩定、協調地發展。”縱觀小平南方談話中關于發展的闡述,可以看出,他所說的發展,不僅僅是指經濟的增長,還包括綜合國力的增強,人民生活水平和生活質量的提高,生態環境的改善,科技教育及各類文化事業、社會保障、社會秩序、政治秩序等的全面進步。這樣的觀點,在今天,已經成爲從中央到地方、社會各界的廣泛共識,這也同樣昭示了今天科學發展觀的形成和確立。

偉人已逝,精神永存。1992年之前,中國的改革開放受到了各方面因素的幹擾,正是小平同志的南方談話,消除了雜音、把整了方向,才有了我們今天的成果。我們應該珍惜這筆寶貴的精神財富,又好又快地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本文摘編自陳炎兵何五星編著的《中國爲何如此成功》,中信出版社出版。

 

Copyright © 2012-2018 四川秦巴新城投资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
關于防範詐騙行爲的特別提示

  近日,我公司發現有不法分子僞造我公司公章和法人章非法從事金融詐騙活動。爲保證您的合法權益,請勿輕易與對方完成交易或簽署協議,相關業務請直接與我公司聯系對接;如遇可疑人員請及時與我公司核實,以免上當受騙。因您未對印鑒章真實性加以鑒別而導致的一切後果,我公司概不負責。
  聯系電話:0827-5588308,0827-5588309。